電力現貨已“踏上征途”,且看廣東如何實現轉軌?
發布者:wwh |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 0評論 | 941查看 | 2019-07-18 17:47:11    

透過數據看中國經濟,電量風向標折射中國經濟超強韌性。


7月18日,南方電網統調負荷今年第八次創新高,達到1.86708億千瓦,較去年最高負荷增長10.87%。以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為代表的新興產業加速發展是電量“快跑”的主因。電網企業努力優化電力營商環境,助推高質量發展。


當人們在空調房里吃著西瓜的時候,整個電力系統都在為用電高峰嚴陣以待。不過與往常略有不同的是,今年還有一件事搶奪了人們的注意力,那就是電力現貨市場的結算試運行。


2019年的5月15和16日仿佛被歷史選中,成為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首戰場”——所有市場主體在交易系統中申報的電量和電價將決定運行日市場出清的結果,調度暫時改變原來的模式,執行市場交易形成的出清結果,出清結果也將成為最終的結算依據。


作為全國8個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之一,南方(以廣東起步)是首個開始按日試結算的地方。在此之前,廣東已踏出了大用戶直購電、中長期電力直接交易、售電側放開、輸配電價核定等一系列市場化改革的腳步,而電力現貨市場建設也逐漸從市場模式選擇、規則討論編寫走到了模擬運行、調電試驗。


怎么判斷試結算的時機已經成熟呢?市場核心設計者的回答是:“沒有這個判斷,但你必須往下走。改革很難說萬無一失,但不試就永遠發現不了問題?!?/p>


廣東真刀真槍地來了一次。僅僅兩天的試結算就暴露了不少問題,有些涉及技術支持系統的bug,更重要的是“計劃+市場”的雙軌制模式提出的挑戰。


在從計劃向市場的轉軌過程中,廣東不會是最后一個遇到這些難題的地方,只是先行者必須首先嘗試解題。


一位資深電力從業者說,遇到問題時多理解各方的不易,多提出解決建議,給這一代從業者多留點機會,不要再像上一輪改革先驅一樣經歷十年蹉跎。


選擇與被選擇


2017年8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和國家能源局以特急文件公布首批8個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地區,南方(以廣東起步)位列其中。


作為中發9號文出臺后最先實踐售電側改革,中長期電力直接交易的先行者,在成為現貨試點之前,廣東就已經有了自己的思考。


主管部門認為,電力買賣雙方歷經數年“面對面”交易的培育,對電力市場的接受程度明顯提升?!叭哪昵坝脩粢詾殡姀S和售電公司賣電是騙子的那種故事,不會再發生了?!笔袌龊诵脑O計者說。


中長期交易使發電側和用電側之間產生了互動,但是電力在不同時間和地點的不同價值還沒有顯現。要還原電力商品屬性,還需要再向前一步。


改革目標之外,還有更加具體、迫切的運行原因催生著電力現貨市場。


電力交割過程中,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實際發用電量總是難以和預測完全一致。要么是高溫天氣來臨,用戶的空調負荷增加,要么是企業減產、停產,需求不振,或是電網出現阻塞,又或是發電機組出現突發故障,這些都會讓中長期合約的執行充滿變數。


如何處理這些與合約有出入的地方?


在過往的市場實踐中,廣東設計了“偏差結算價格”和“偏差考核”,用戶多用還是少用電超過一定幅度,需要額外付出成本,發電側也同樣要按照一定的計算方法確定偏差結算價格。


2017年,廣東累計完成電力市場化交易1239億千瓦時,2018年這個數字增加到1706億千瓦時,發用間直接交易已接近當年廣東全省全社會用電量的四分之一。


中長期合同的執行要靠調度,而交易規模未來還將不斷擴大,調度機構倍感壓力?!坝捎谪摵刹▌?、網絡阻塞和機組發電等運行不確定因素太多,中長期交易擴大后,要完成中長期合同電量物理交割、控制交易執行偏差在小的范圍太難了,而目前的偏差結算價格很難讓各方滿意,有時多發電比少發電更賺,有時少發電比多發電更賺?!毕嚓P負責人說。他解釋道,現貨本質上是中長期交易交割的工具,假如沒有現貨市場這個工具,中長期交易的交割會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在廣東電網這樣一個運行比較復雜的系統里。


與同樣被列入首批試點的其他省份不同,廣東的名稱強調了“南方(以廣東起步)”,是唯一一個以區域命名的試點。


在南方電網所轄的廣東、廣西、云南、貴州和海南五省區中,廣東是用電大省,負荷比例占到全網統調近六成,而云、貴等省則以送出為主。每一年,廣東省用電量中有三成來自西電東送。


省間能源的交互是中國建設電力市場繞不開的客觀條件之一。然而,十多年前的改革已經證明,由于與省為實體的政治、經濟體制相沖突,區域電力市場舉步維艱。本輪改革吸取了這一教訓,在實踐中,全國均以省級市場建設起步,省間交互由兩大電網公司協調作為補充。但是,由于能源的供給與消費并非孤立于省內,“關門”建市場不利于資源,特別是清潔能源在更大范圍內的優化配置,而這始終是改革的重要目標之一,長遠來看,現貨市場也必然要考慮到這一目標。


試點名稱中的“南方”二字提醒著改革者為更大范圍的區域市場謀篇布局。


目前,南方電網公司已經提出,要按照“統一模式、統一規則、統一平臺、統一管理”開展現貨市場建設,各省現貨市場納入南方區域電力現貨市場框架內實施,統一在南方區域電力現貨市場交易出清系統上實現現貨市場出清,各省不另行建設現貨交易出清系統。


模式大討論


試點定位明確后,廣東省政府發文確定了主管部門之間的分工。


根據廣東省政府批復的方案,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是全省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的第一責任單位,牽頭制定全省電力現貨市場建設方案,提出具體工作安排。


國家能源局南方監管局牽頭,會同省內有關部門制定全省電力現貨市場交易規則,并具體負責相關市場監管工作。


廣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負責統籌協調電力體制改革各項工作,具體負責協調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相關的優先發用電制度建設、可再生能源保障性收購、輸配電價改革等工作。


按照進度安排,廣東省將力爭2018年6月底前制定電力現貨市場試點方案和市場運營規則,并于2018年年底前啟動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


這一分工基本延續了推進中長期市場時的職能。彼時即有其他省區相關主管部門人士稱贊廣東各機構間配合良好。


而對于部分試點省區爭議較大的市場運營主體,廣東的選擇似乎并不十分糾結。主導市場規則設計的部門官員坦言,確實也考慮過將日前市場交給交易中心負責,調度只負責日內和實時交易市場,但考慮到調度背負著系統安全運行的責任,后來還是改變了想法。


“我們的調度和國外的調度不同,承擔了很多社會責任和政治責任?!鄙鲜龉賳T指出,建設市場要保證系統安全穩定運行權責對等。


最終的安排是,省電力交易中心負責整個交易過程的前后兩端,即市場主體注冊、中長期交易組織、現貨市場價格申報,以及出具結算憑據等工作;調度機構則負責日前和日內市場的出清。換句話說,交易中心“一致對外”,是市場的窗口,所有市場主體參與交易都通過交易中心完成;調度位于后臺,負責與系統安全緊密捆綁的現貨市場運作。


交易與調度是分離還是合一,兩者職責如何分界,這在電力市場建設過程中爭論已久。電網公司解釋,即使是在調度與交易合一的模式下,兩者還是根據分工,分為兩個大的部門。如果組織機構是分立的,但都具備非盈利性質,且目標一致,都是在保證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的前提下,為市場主體提供優質服務,那么本質上兩者不存在巨大沖突。


相比機構分工和運營主體,選擇什么樣的市場模式是廣東更為關心的問題。


2018年1月,南方監管局召集電網公司、發電集團、售電公司、電力學者、政府部門等各方代表,在東莞召開了現貨市場規則研討會。兩天的會議密集討論了十多個重要議題。


在這次研討會上,電網公司提出了初步的集中式市場模式,而省內最大的發電企業粵電集團(現為廣東能源集團)則拋出了分散式市場的設想。


目前幾大國際電力市場中,美國PJM、紐約(NYISO)、澳大利亞(AEMO)市場采用集中式,而北歐、英國等歐洲市場多采用分散式。


集中式市場主要以中長期差價合同管理現貨價格波動風險,配合現貨交易在日前、實時采用全電量集中競價優化;分散式市場主要以中長期實物合同為基礎,發用雙方在日前自行確定次日發用電曲線,偏差電量通過日前、實時平衡交易進行調節。


業內專家表示,哪種電力市場的效率更高,不能一概而論,選用哪種模式主要取決于電力體制、電網結構和市場結構特征。


根據電力市場的相關理論,分散式本質上更傾向于自調度、自匹配,機組的開機方式、發電計劃由市場主體自主決定。也就是說,市場主體要對日前電力平衡負責。這種模式規則簡單清晰,但對于市場主體和電網架構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電網本身阻塞不能過多,才能保證結果可執行;市場主體市場意識較強,大部分合約都能實際履行。


要讓市場主體在運行日前一天自己形成第二天整個系統的運行方式,調度員直呼“不現實”。


而集中式可適應各種網架結構,市場交易和安全校核統一協調開展,對于阻塞較為嚴重的電網更為友好。美國PJM市場范圍之內輸電網投資主體眾多,線路阻塞嚴重,這也是其選擇集中式模式的重要原因。


電網方面認為,廣東電網運行特性復雜、阻塞斷面多,并且處于市場起步階段,市場主體參與現貨意識不強,因此更適合集中式。


牽頭規則制定的南方能監局也比較認同集中式。未來中長期交易形式將更加靈活,合約最晚可以在交易日前三天簽訂,如果采用分散式,安全校核任務繁重,實際可能難以完成。集中式還可避免調度安全校核的人為因素,增加交易的公平、公正性。


“如果部分合同因為校核不過無法執行而引發糾紛,市場該如何裁決?”一位核心設計者說,分散式模式需要市場主體具備更強的專業判斷能力。


但也有業內專家認為,分散式市場易于相互融合,更有利于建成區域電力市場和全國統一市場。而想把兩個省級集中式市場融合為一個區域集中式市場,調度權就要上交,這在目前的體制下難以實現。


另有業內人士分析,集中式模式得到較多支持,是因為這種模式對于調度原有的工作模式改變較小,而分散式帶來的改變更大。在集中式下,調度仍然負責保障電力有序供應和電網安全運行,只是要從原來的“三公”調度轉變為市場條件下的安全經濟調度。


靴子落地


2018年1月的研討會之后,廣東走集中式模式的路徑基本確定下來,南方能監局讓調度和交易機構先提交第一版規則。兩個月后,相關負責人回憶說,拿到了二三十頁的草稿。


“二三十頁對于現貨市場而言還是太過簡略?!鄙鲜鲐撠熑苏f。


規模不斷擴大的規則集中編寫啟幕。


據介紹,直到2018年年中規則征求意見稿面世前,開放式集中編寫會共召開了四次,先后有兩百多人次參與其中,會議均在發電企業的辦公區域舉行。南方能監局組織電網公司、電力調度機構、交易機構、主要發電企業、售電公司和用戶代表共同參與,調度和交易機構執筆,能監局定版。


節點電價還是區域電價?用戶側報量又報價還是只報量不報價?中長期合約如何轉換以配合現貨市場?高成本燃機如何補貼?大小問題,事無巨細,都在這幾個月中得到討論并做出決定。


根據基本規則,現行價差模式將被絕對值價格取代,初期發電側報量報價、用戶側報量不報價。售電公司和批發用戶申報運行日的用電需求曲線僅作為日前電能量市場的結算依據,不作為出清的邊界條件。結算方面,發電側按照機組各自上網節點電價結算,用戶側采用全市場節點加權平均綜合電價結算。


節點電價和區域電價是電力現貨市場中兩種典型的定價方式。節點電價指在滿足當前輸電網絡設備約束條件和各類其他資源的工作特點的情況下,在某一節點增加單位負荷需求時的邊際成本。節點電價由系統電能價格與阻塞價格構成,能夠反映電力商品在不同地點的價值。區域電價一般被認為是對節點電價的簡化,市場被分為不同價區,價區之內沒有價格差異。


規則設計者介紹,廣東電網阻塞較為嚴重,節點電價更加精細化。使用節點電價有清晰的價格信號,有利于引導電網公司向阻塞地區投資,同時也有助于政府部門更有效地監管電力規劃。


而在用戶側使用統一價格,主要是由于廣東省內有七個輸配電價價區,區域差異、交叉補貼等問題已經在輸配電價中予以考慮,因此可以簡便操作,避免分歧。


起步階段用戶側報量不報價被視為穩妥起步之舉,但也受到部分市場主體的詬病。有零售商抱怨,用戶側的參與感甚至還不如以往的直接交易。


規則設計者介紹,用戶報量又報價的設計已經寫進現貨市場規則的征求意見稿中,后續將很快推進用戶側既報量又報價,因為在電力資源短缺的情況下,用戶應該競爭用電權,度電產值高的將從中勝出,這才能體現市場條件下真正的需求響應,而不是計劃時代的被動拉閘限電。


中長期交易合約由物理合約轉換為差價合約,并帶有分解曲線。交易品種增多,交易頻次提高。交易品種包括雙邊協商,年度、月度和周集中競爭,周掛牌交易,基數合約交易(雙邊協商)和基數合約交易(場內集中)。配套的風險管理從目前的履約保函進化為一整套信用風險管理機制。


相較部分試點省區,重新設計中長期市場被業內認為是“丟掉”電量直接交易“包袱”,配合現貨體現電力價值的創造性思路。


輔助服務市場方面,廣東調頻市場先于電能量現貨市場起步,2017年底已經開始試運行,次年9月1日從模擬運行轉入帶結算試運行。


根據規則設計,現貨市場運行初期,調頻輔助服務市場與電能量市場獨立運行,分別出清。待市場穩定運行后將會考慮電能量市場與輔助服務市場聯合出清。


困擾廣東的還有不同成本機組同臺競爭的難題。對于進入市場的高成本機組,廣東最終給出的解決方案是結算后補貼,即對于比燃煤機組標桿電價高的燃氣機組、水煤漿機組和煤矸石機組等,根據機組歷史利用小時和成本差異,給予一定的市場補貼費用,費用由市場用戶按用電量分攤。


據參與方案設計的人士介紹,如果氣機和煤機在沒有任何措施的情況下直接報價競爭,由于氣機成本較高,很有可能推高市場出清價格。


此外,這些高成本機組約占省內總裝機容量的25%,并不僅僅是調峰電源,而是不可或缺的主力發電機組。這批高成本機組是在市場化之前形成的,對于歷史形成的擱淺成本也必須妥善處理。


當時對于這個問題,曾有過多種解決思路。財政補貼的想法首先被否定了;在基數電量分配上予以照顧,這也是一個辦法,但是和基數電量分配不斷減少的市場化大方向不符;用兩部制電價以容量電價回收機組固定成本,以電量電價回收變動成本的做法也曾“入圍”,但這需要價格主管部門重新研究各類機組的成本,調整價格體系,可操作性不強。


于是,南方能監局最終定下了結算后補貼的辦法。規則核心設計者表示,這樣做有利于市場化之前的高成本機組公平參與市場,在中長期市場中保持競爭力,也有利于設置統一的報價和出清上下限。


當然,也有觀點認為,這種方式相當于在市場中創造了一批啟停性能超強的“煤機”。


2018年6月底,規則基本成型,在規則核心設計者看來,市場規則中這些設計考慮,既符合經濟學原理,也遵循了電力系統基本原理,考慮到廣東電網和電源結構實際特點。


此時,南方能監局再次在東莞召開專家論證會,得到的評價總體正面。由省經信委負責的現貨市場建設方案與規則幾乎同步成型。2018年8月,國務院大督查第十九督查組來到廣東實地督查,帶隊的督察組組長正是國家發改委分管電力體制改革的副主任連維良。按照2017年定下的目標,廣東計劃在2018年底啟動試運行,但在視察了現貨市場建設相關情況后,連維良敦促廣東方面加快啟動試運行。


相關主管部門人士介紹,在正式啟動電力市場前,通常要經歷仿真、模擬、試運行等階段,而在上級主管部門的推動下,這些階段都被囊括進試運行。此次督查之后,南方能監局、廣東省經信委和廣東省發改委即刻著手會簽電力現貨市場的實施方案和規則。


2018年8月31日,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廣東省發展改革委和南方能監局發布《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南方能監局在官網發布了《關于征求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系列規則意見的通知》,公布現貨市場“1+8”規則體系,面向社會征求意見。


“1”是指《廣東電力市場運營基本規則》,“8”是指以這一基本規則為基礎編制的八份相關實施細則,包括中長期交易、現貨電能量市場、調頻市場交易、市場結算、信息披露、市場準入退出和信用管理等,全套規則共計22萬字。


規則公布的同一天上午,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啟動會在廣東電網調度控制中心召開,國家發改委、南方電網公司、廣東省發改委、廣東省經信委及南方監管局等有關單位負責人出席會議,共同宣布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啟動試運行。


這是全國首個進入新階段的電力現貨市場試點。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热门棋牌游戏排名 牛客栈策略 体彩p3 四川金7乐 陕西十一选五 九达通配资 金桥大通 p3试机号 赢翻网配资 湖北30选5 股票涨跌的因素 贵州11选5 股票融资程序 球探网足球比分捷报比分直播网 云南时时彩 亿潮智投 重庆快乐10分